上汽投資馮金安:汽車行業最好的投資機會在中國

分類:公司動態日期:2020-10-15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團、投資界聯合華發集團在珠海舉辦第二十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這是一場持續20年的行業之約,作為行業年度最受矚目的盛會,現場集結了1000名投資行業頭部力量,解析政策趨勢、聚焦投資策略、探索價值發現、前瞻市場未來。20年之際,可謂星光熠熠,群英云集。會上,上汽投資總經理馮金安以《價值投資,穿越經濟周期》為主題進行了一場分享。以下為主題演講實錄:

 

各位投資界的新老朋友們,大家下午好!

今天下午我們的主題是策略,剛才聽了這么多嘉賓的演講,我個人也是深受啟發,我作為一家純國企的產業投資基金管理人,更關注的首先肯定還是價值投資,所以我今天的演講主題是價值投資,穿越經濟周期。

 

2020年是非常詭異的一年,這一年各行業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管是募資還是投資,都跟前幾年相比有了一個明顯的拐點。不管是逆全球化也好,還是國際化不確定的形勢下帶來的國產化替代的機會也好,對于我們投資者來講,我覺得更應該關注的挑戰不僅僅是這兩個,更為重要的挑戰是,我們很有可能是處在一個科技創新帶來的巨大的科技泡沫形成的過程中。

 

我先給大家回顧一下1995年到2002年美國互聯網泡沫的形成和破裂,給社會帶來的影響和給投資界帶來的影響。1995年8月9日,網景公司上市,這個企業的上市帶來了很大的沖擊,是因為這個企業剛剛成立了兩年,一直沒有盈利,在上市之前估值一再提升,上市之后又一再的攀升,在短短幾天之內,使一個年僅24歲的創始合伙人變成了億萬富翁。因此,大量的人才涌入硅谷去創業,大量的基金涌入硅谷去投資,在短短的五年里面,納斯達克的股指翻了七八倍左右,每年有200家公司上市,這里面大部分的公司根本就沒有形成盈利能力。

 

2000年之后,泡沫開始破裂。2002年左右,納斯達克的股指跌了80%,其中很大部分的企業市值跌去了接近90%。那幾年上市的公司里面能夠存活下來,據統計只有6%-7%左右。但是需要說明的是一旦存活下來的公司,給我們社會的科技發展帶來了巨大的動力,極大地改善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比如說那個時候上市的特斯拉還有亞馬遜。美國有一些評論在講,如果沒有這樣巨大的互聯網泡沫,這兩家公司不知道死多少回,很少有投資人能夠容忍一個公司17年不賺錢,一直堅持投資,而且每年估值還在不斷的上漲,就是這樣一種科技泡沫的形成,孕育了后來整個美國科技的發展機會。

 

今年疫情之后,我們為了恢復經濟,或者根據國際環境的變化,包括我們針對一些卡脖子項目的科研攻關、提升科研能力,對科創板上市企業的政策在不斷在放寬,隨著寒武紀這些企業上市之后,我們發現很多不掙錢的企業,在中國也可以上市。

 

創業板也開始了注冊制的試點,所以我們越來越覺得在投資的過程中,我們處在一個非常兩難的境地。2017年開始股權投資市場逐步冷卻,資產價格下降一點。而今年5月份后,我們的資產價格上漲得更快,只要有科創板上市的計劃和預期可以上科創板,估值就會一漲再漲。作為一個從事私募股權投資行業的管理人來講,我們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可以說,這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但同時也是一個巨大的風險。

 

要知道在納斯達克2000年泡沫破裂之后,投資人的損失是最大的,有50%的市值是攔腰斬斷的,有30%是從膝蓋斬掉的,還有10%是連根拔掉的,我們如何成為真正賺錢的10%,這是擺在我們面前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也是我們不得不思考的一個課題。作為一個以汽車產業發展為主導的產業投資人來講,我們追求的理念是不管模式也好,創新也好,我希望還是以價值投資的理念,去做我們投資決策的主要判斷依據。

 

說到價值投資,我更關注兩點,一個是企業的成長性,一個是投資的確定性。所謂企業的成長性,就是企業所處的行業在上下游產業鏈的發展定位,你的能力到底怎么樣,過往的業績和估值提升的邏輯如何,以及用銷售額、利潤率、發展規劃來作為評估的依據。

 

為什么要說這三個評估依據?在2012年剛剛開始接觸投資領域,我記得有一次跟北京和上海一些投資界的朋友參加座談,大家開玩笑,說上海的投資人相對來說過于保守,我們在看一個新項目的時候,問這個項目前三個問題的時候,上海的投資者經常問到你去年的銷售額是多少、利潤率是多少、未來三年的規劃是怎么樣的。

 

而北京投資者問的是,你這個項目的市場規模或者流量有多大,你預計占有多少市場份額,你想怎么干。也正因為如此,大家都在嘲笑上海在過去10年里面,錯過了互聯網發展最佳的時期。互聯網企業談的是流量和增長的速度,利潤的多少并不是他們考量的方向。面對現在的投資形勢,從價值投資的角度來講,我還是希望我們盡可能地用這三個問題來考量我們對這個項目的把握。

 

第二,投資的確定性,包括業務的成長確定性,技術和商業邏輯的確定性以及安全邊界等。

 

作為來自于汽車產業集團的產業投資者,還是要回歸汽車的主題,跟大家交流一下在汽車領域的看法和觀點。先做半分鐘的廣告,上汽投資目前資產管理規模是380億,擁有四個板塊,戰略創業投資板塊、私募股權投資板塊、私募證券板塊、母基金投資板塊,有一個全產業鏈的協同發展的服務能力。我們更加關注的就是專注于汽車產業鏈和生態圈尋找價值投資的機會。

 

針對汽車產業投資的策略該怎么定,這幾年汽車投資領域喜憂參半,曾經非常熱,新勢力造車和自動駕駛,但是這兩年又稍微冷了一點。過去這么多年的發展,應該說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在過去七八年以來,都是廣受關注的,但是現在我們也在反思這種發展的模式到底對不對,現在新能源汽車到底有多少家能夠度過這樣一個寒冬,能夠順利的走下去。我想說的是任何一個產業發展都有它一個內在的邏輯。

 

過去的家電行業和手機行業,都經歷了這樣的整合,現在從增量市場到存量市場博弈的汽車產業,也同樣面臨這樣的整合,但這種整合是非常痛苦的,也是非常漫長的。汽車產業背后都有非常強大的政府的支持,這種整合自然而然進行得不會那么市場化,周期是漫長的,最后誰能成為華山論劍的勝利者,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就上汽投資而言,我們更關注這三個方向:

第一,是跨界融合的能力。現在的汽車不再是以前的簡單生產制造業,更是通訊、電子、導航于一體的終端載體,對于上汽集團而言,我們更需要跨界融合的能力。

 

第二,對產業進行賦能。對于生產制造和質量管理是我們的強項,但是通訊、導航和地圖不是我們的強項,利用這些新的技術來對產業進行賦能。我們產業投資的核心是希望通過股權投資的紐帶,來融入更多的資源,推動汽車行業的創新發展。

 

第三,強強聯合。大家也注意到我們以前投了寧德時代,芯片領域投了地平線等行業龍頭企業,我們經過股權投資,形成強強聯合,更好地為產業發展賦能。

 

很多人會問汽車產業到底細分賽道的投資機會在哪里?我想說的是:

 

汽車產業鏈也面臨著巨大的投資機會,我們現在關注新能源的同時,我們同樣也可以關注汽車輕量化通過材料和工藝不斷的調整,勢必為很多零部件企業和零部件技術帶來很多的革命和革新。

 

汽車領域雖然在國內有很多的巨頭,但在汽車零部件一直有一個很大的隱形巨頭,就是博世,很多高端領域都是由博世所控制,我們在這些領域有多少機會,通過我們的自主創新,通過我們的科技革命,能夠獲取這樣的一些市場份額,能夠真正壯大自有知識產權,這點是我們非常關注的。

 

第二個是產業鏈的新能源領域,電池領域、電池的上下游,還有再上游的礦產和新材料,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依然是汽車發展的一個主旋律。汽車電子領域的發展就更加重要,現在大家知道新能源汽車發展很快,但是在新能源汽車里面,很多芯片其實也依然還被國外壟斷,我們關注更加關注自己的國產化替代,比如碳化硅技術能夠形成自主知識產權,更好地支持汽車產業的健康發展。

 

汽車后市場這個賽道也相當不錯。過去汽車產業的發展是以新車銷售為主的領域,大量的利潤來自于汽車的生產、銷售。現在汽車市場從增量市場向存量市場博弈,汽車銷售利潤在不斷地下降,哪一塊在增加,汽車使用過程中的利潤空間在增加,也就是汽車后市場的服務,不管從金融領域、還是服務模式,都蘊藏大量的投資機會等待著我們去挖掘。

 

在汽車應用領域,比如說安全,我們都在談智能駕駛,單單靠車本身的智能,是遠遠不夠的,真正全方位的自動駕駛,一定需要車路協同,那么這樣對信息安全方面的要求很高的,我們對信息安全領域也在不斷的探究,布局這個賽道。

 

汽車領域我們更看好中國,中國汽車市場還有增長空間。我們要重倉中國,過去20多年的發展,其實離不開中國這么好的環境,也離不開中國這么好的土壤,未來的投資方向,我們在把握價值投資,我們更關注中國的市場,希望我們的投資,希望我們的祖國,希望我們整個汽車產業都能夠共同的發展壯大。謝謝!

返回列表
日本不卡无码禁片免费大全